小灯泡233

满脑子零零散散的情节碎片等待拼凑。

《指环》

深夜两点,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惊醒了甜蜜的黑暗。
已然清醒的男子一只手搂着怀里的人,另一只手单手接起了电话:“什么?派三辆车去,全体集合,我马上到。”话音未落他便迅速而轻柔地将怀里的人放在枕头上,抽回了手臂。当他再次站在床边时,一身消防队服已经穿戴整齐,不到两分钟。
言烁迷迷糊糊地皱起了眉,身边一直包裹着自己的热源怎么没了?很快,眉心得到抚慰的轻吻:“睡吧,时间还早,市郊的一小片私人别墅着了,有点严重,我去看看。”说完,又是轻柔的一吻:“我爱你。”
稳健的脚步声出了卧室,言烁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:“站住!”“戒指我戴了,我知道,注意安全,完事了打电话报平安。”男子急匆匆地从门口返回来笑了一下,很快又消失在门外。“就知道敷衍我。”言烁嘟嘟囔囔地在床头摸来摸去,从一个陶瓷小锥上取下一枚戒指,套在无名指上又躺回去接着睡,心里莫名地不安稳。他哪次出去你安稳过?还是睡觉吧,说不定一会儿自己也得被叫走,别浪费了被窝里残余的体温。
这次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。言烁浅眠,听见电话响毫不慌乱。早有准备地换了一身便装,同时换上他作为医生一贯的冷漠和理智,开车就往医院跑。“我就说嘛,这医生或许真是天生的冰块脸,不爱笑,是不是?”夜风潮湿,不知吹起了哪片回忆将霍卿的笑印在言烁心上。
“言医生,三个急救两个重伤一个轻伤,还有一个一氧化碳中毒,都是消防队的,剩下的三名患者百分之二十烧伤,全部中毒。言医生,言医生?”年轻的小护士手里提着四瓶点滴,跑过来跟言烁说明情况。说着说着,就看见向来有条不紊的言医生愣了神。
“嗯,”言烁听到“消防队”便走了神,一颗心念着霍卿的名字七上八下,但医生该有的素质帮他迅速冷静下来,“中毒的送去高压氧舱,轻伤给急诊,重伤先清创然后手术。叫魏大夫和文大夫来,准备一到五号手术室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