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灯泡233

满脑子零零散散的情节碎片等待拼凑。

《指环》

深夜两点,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惊醒了甜蜜的黑暗。
已然清醒的男子一只手搂着怀里的人,另一只手单手接起了电话:“什么?派三辆车去,全体集合,我马上到。”话音未落他便迅速而轻柔地将怀里的人放在枕头上,抽回了手臂。当他再次站在床边时,一身消防队服已经穿戴整齐,不到两分钟。
言烁迷迷糊糊地皱起了眉,身边一直包裹着自己的热源怎么没了?很快,眉心得到抚慰的轻吻:“睡吧,时间还早,市郊的一小片私人别墅着了,有点严重,我去看看。”说完,又是轻柔的一吻:“我爱你。”
稳健的脚步声出了卧室,言烁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:“站住!”“戒指我戴了,我知道,注意安全,完事了打电话报平安。”男子急匆匆地从门口返回来笑了一下,很快又消失在门外。“就知道敷衍我。”言烁嘟嘟囔囔地在床头摸来摸去,从一个陶瓷小锥上取下一枚戒指,套在无名指上又躺回去接着睡,心里莫名地不安稳。他哪次出去你安稳过?还是睡觉吧,说不定一会儿自己也得被叫走,别浪费了被窝里残余的体温。
这次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。言烁浅眠,听见电话响毫不慌乱。早有准备地换了一身便装,同时换上他作为医生一贯的冷漠和理智,开车就往医院跑。“我就说嘛,这医生或许真是天生的冰块脸,不爱笑,是不是?”夜风潮湿,不知吹起了哪片回忆将霍卿的笑印在言烁心上。
“言医生,三个急救两个重伤一个轻伤,还有一个一氧化碳中毒,都是消防队的,剩下的三名患者百分之二十烧伤,全部中毒。言医生,言医生?”年轻的小护士手里提着四瓶点滴,跑过来跟言烁说明情况。说着说着,就看见向来有条不紊的言医生愣了神。
“嗯,”言烁听到“消防队”便走了神,一颗心念着霍卿的名字七上八下,但医生该有的素质帮他迅速冷静下来,“中毒的送去高压氧舱,轻伤给急诊,重伤先清创然后手术。叫魏大夫和文大夫来,准备一到五号手术室。”

百合文《来咬我啊》丁宁X刘诗雯(新春番外)

新春快乐!不多说了,10个小段子甜甜的走起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≧∇≦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。
“今年过年跟我回家见见我父母吧?也去过过北方的年。”丁宁早在春节前一个月就开始动员刘诗雯,在一起这么久了,让家里人见见也好说话。
“诶?……我每年都是回家过啊……合适吗?”“你愿意去吗?”“想去啊,可是本来见自己爸妈的机会就不多,怕他们担心我呢……”“那我们初八就回你父母那边,一直到十五成不成?”“好啊好啊,早就想领你见爸妈了……今年能跟阿宁一起过年了对吧?”
看着枣儿甜甜的笑容,丁宁在她额头上印下轻轻一吻,“对,说好了就不许反悔,记得跟我未来的岳父岳母打好招呼。”

2。
火车一路丁零当啷晃的刘诗雯有些睡不稳,「空调开的好凉。」但是自小养成的爱干净的习惯又不想让她把皮肤紧紧贴在被子里,「忍一忍吧,快到了。」
突然,一双温暖的手轻轻蹭了蹭她冰凉的鼻尖,那一点点温度让她忍不住挪过去缩成一团。不睁眼她也知道,丁宁爬上来了。“就知道你没睡,别皱眉头。”丁宁像哄小孩子一样的揉着她眉心,她不喜欢她皱眉,枣儿笑起来多好看。 本来就不宽裕的上铺更挤了,可两人都没有分开的意思,丁宁是个自热体,有了她,被子从温温的逐渐升高到暖,那种让人困倦的暖意浓浓的抚慰着刘诗雯的睫毛,她枕在丁宁臂弯里,胡思乱想……「是不是北方的女孩子都这么暖和?还是只有阿宁这么暖和?像北方的太阳一样……干燥……嗯……阿宁……」刘诗雯睡着了。丁宁忍不住揽过她的腰,她甜甜的枣儿。

3。
“爸,妈,我回来了,这是刘诗雯,我队友。”丁宁牵着刘诗雯的手,悄悄暗示她别紧张。热情的妈妈早就迎了出来,“丁宁回来啦?!这是枣儿吧?阿姨能这么叫吗?丁宁总跟我说起你呢,诶呀这姑娘长得真可爱!”丁妈妈的大嗓门里透着遮不住的喜悦,“就跟在自己家一样,啊,有什么事让丁宁帮你做,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了,你就住丁宁那屋吧,两个女孩子,多好……”“妈,人家行李还没收拾呢,让人家自己挑。”丁宁看了眼身后的枣儿,没有松开她的手。“啊……阿姨好叔叔好,我就和丁宁住一起就可以了……不麻烦的。”小枣儿半天才说上一句话。“快,洗手吃饭,让人家姑娘歇着。”一直微笑的丁爸爸先把两人的行李放进屋然后才出来寒暄。一进丁宁房间,刘诗雯忍不住哈哈大笑:“你们家……好热情……我绝对不会闷了哈哈哈……你爸妈都好可爱……”丁宁看着她的笑容,放下心来,“是吗,那你可要好好表现啊,让你未来的公婆看看我有个多么好的媳妇。”

百合文《来咬我啊》丁宁x刘诗雯

久等啦,小灯泡我回来了。继续第四发,这里小众百合文,不喜勿喷,欢迎捉虫。蟹蟹~
♪─── O(≧∇≦) O────♪
第二天,丁宁一起来,就看见刘诗雯已经在梳头发了。
“早啊。”随着清朗的晨光迎接丁宁的,今天,还有刘诗雯清亮的声音。
“唔……早……”丁宁揉着乱糟糟的短发,迷迷糊糊的看着在往头上别卡子的枣儿。
枣儿。丁宁在心里默默地叫她,看着镜子里圆圆的脸儿,真是可爱。见到她的第一天起,丁宁就决定这外号是她的了。刷着牙还顺手呼噜一把枣儿的小辫子,短短的,不像自己头发那么扎手,但也毫不客气的翘着。
“诶你……”
“为蛤要用这喔多岔子?”
“什么?”
“我说,为什么要用这么多卡子?”丁宁吐掉满嘴的泡沫,温水滑过白净的皮肤。“碎头发太多,一点都不想留下。看你干的好事,给我弄乱了还要重梳。怎么了,个子比我高点了不起啊。”却闻到丁宁经过时身上清爽的薄荷牙膏的味道。
换好运动衣的丁宁没了刚起床的迷茫,「早知道就在她刚起来的时候先揉她头。」刘诗雯关上了宿舍的门。
整整一天的训练下来,刘诗雯算是见识了各种不同的丁宁。晨跑时的朝气;单动作练习的专注;发球的刁钻;遇到难处时的坚韧;救球时的拼命;接球时的沉稳;休息时的思索;吃饭时的调侃;听音乐时的文静……背后无不透着稳重坚韧,却又倔强狂野的气息,如同一棵树,将枝条就可能的伸向天空,野蛮生长,又在风雨中深深扎根,不为所动。
然而对于刘诗雯,她更喜欢那小小的细节:跳动着阳光的短发;略略勾起的嘴角;偶尔抿紧的薄唇;为她揉着手腕的修长手指;疲倦时的微笑……这个老是欺负自己的队友,让小诗雯有着说不出的安全感。
晚上,两人都洗浴完了,一起趴在床上看电视。或许是昨天有些尴尬的事情,今天丁宁自己正打算自己拿着内衣进去。刘诗雯拦下了:“会打湿的……洗完了叫我,我拿给你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脸已经红的像熟透的枣儿。“……那好吧,拜托你了,还得等我。”「枣儿」丁宁捏捏诗雯的脸,笑了笑。



啊……也好晚了,小灯泡跟大家晚安咯……

百合文《来咬我啊》 丁宁x刘诗雯

好久没更了真是对不起啦,接第三更!可能开了一点点小车,受不了的可爱孩子可以跳过☆〜(ゝ。∂)
———————叫我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丁宁还沉醉在音乐里,刘诗雯就这么愣愣地看着她。随性的短发,高挺的鼻梁,眼型细长,眉峰如同书法家最刚劲的笔力,豪放利落。薄薄的唇抿成一字,透露着理性沉稳。这张脸,刘诗雯说不上哪里漂亮,只是觉得喜欢。干净朴实,表达着主人坚毅的个性。手指骨节分明,清瘦修长,灵巧却不失力量。'若是被这双手握着,该多么踏实呢……'看着丁宁伸得展展的躺在床上,散发着北方姑娘直率沉稳的气息,刘诗雯竟有了拥抱她的念头,'她的拥抱,会想北方的空气一样吧?干燥温暖的胸膛……'想到这里,脸颊蓦得晕染一层绯红,她连连在心里教训自己:'刘诗雯你想什么呢,这是你室友,才认识多久啊,这么好意思啊你,还拥抱,刘诗雯你少瞎想啊……'也就转过身去继续擦着头发。
等到心情平复了,刘诗雯才过去小心翼翼地推了推丁宁的胳膊,“喂,是不是睡着了?我洗好了,你去洗澡吧……醒一醒啊……丁宁?……”她小声地叫了她的名字。“嗯……?”丁宁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谁啊这是,我正睡的香呢。想发火,却觉得有人在推自己的胳膊,轻轻的,怕惊动了自己,像只乖巧的猫。李晓霞可没这么温柔,她肯定会大力地晃我,醒了为止。丁宁感觉到旁边人的温柔礼貌,心里的火气消了大半。猛然间想起自己的新室友,啊……对,还没洗澡呢。
揉揉脸回给她一个微笑,丁宁进了浴室。
房间里只剩下刘诗雯一个人会想着丁宁刚睡起来的笑容。
回过头来才发现丁宁早就把自己的箱子搬到了床边,方便她收拾,被子也替她铺开,就连吹风机也贴心的放在了床头。不多话,却什么都想的很周到。刘诗雯对丁宁彻底的心生好感。
门开了,却见丁宁只穿着胖次就出来了,对上刘诗雯惊诧目光的一瞬间丁宁一愣,像是在疑惑为什么她的房间里有别人。刘诗雯本想微笑却呆住了'丁宁……'浴室里的光勾勒出她紧致清瘦的身材,整齐的腹肌和修长的腿,不大的胸部……还好搭在脖子上的白毛巾遮住了让人尴尬的地方,脖颈优美,脸颊因为刚洗过澡的缘故泛着淡淡的粉,唇更红润了,头发上眼睛上还带着水汽……看起来……竟带了诱惑的意味……
尽管丁宁光速地冲回浴室关上了门,但刘诗雯算是这辈子都忘不了这景象了。
门里,丁宁脸颊发烫的蹲在地上,她忘了她的新室友,天哪,她恨不得立刻遁地消失,再也不见刘诗雯,至少今天晚上不见。
可是总还要睡觉啊……
屋子里安静了好久。
门外,刘诗雯竟然脑补出了自己被那精壮身躯压在身下的场面……
她狠狠的在心里给了自己两耳光。
丁宁再出来时睡衣穿戴整齐,僵硬的回到了床上。刘诗雯反倒是轻轻笑了,惹得丁宁颇为尴尬的看了她一眼,以一个害羞的女孩子的眼光。“没关系,真的,没关系,都是女孩子,我不介意。”她柔声说。
丁宁对这姑娘的天真很是无语,你就当没看见什么也没发生不好吗?……我可爱的姑娘啊……看她这么放松,丁宁也就释然了不少,“嗯,那……晚安。”
“晚安。”

甜甜的日常第一晚哦,大家还喜欢?

没事干看看漫画也是极好的

如果算的话,喜欢好久了

百合文《来咬我啊》丁宁x刘诗雯

继续我的第三更~前几天在军训没时间,又要上学了不开心……欢迎捉虫不喜勿喷蟹蟹~(^ω^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走起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丁宁不是一个特别少女的人。
宿舍很整齐,果然是两张床并在一起的。除了基本的日用品几乎没什么像是女孩子的东西。
“你先去洗澡吧,我给你把床推开。”
等刘诗雯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的时候,丁宁正懒在床上听音乐。宽松的纯棉布睡衣看起来温暖极了,刘诗雯突然很想上去蹭蹭,来自北方的独特织物让她忍不住想要依靠

百合文《来咬我啊》丁宁x刘诗雯

奥运小cp开更,接着昨天的文来第二发。欢迎捉虫,不喜勿喷蟹蟹(^ω^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走起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二。
“球打的不错。”
“那当然了,我四岁半就开始握球拍,5岁就可以拉出一手不错的球。童子功呢。”刘诗雯有点小得意。
“那好,一会我可是不客气了。”看完刘诗雯的几拍热身,丁宁拿起了球拍。
看丁宁正在仔细地检查球拍和球台,「这个人倒是够细心」刘诗雯突然对这个总是有点欺负她的队友有了一点点好感。
准备发球的丁宁迅速收敛了笑,目光紧紧盯住掌心,手指依次分开翘起托着那颗小球,如同魔术师诡秘地笑着,展示一个她将要变走的宝物,告诉面前傻乎乎的小孩:“看好哦,看好它去了哪里。”
「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傻乎乎的小孩。」刘诗雯暗想,「小心了,魔术师,看你一会怎么着急的追你的宝物。」
少见的下蹲砍式发球让刘诗雯不太适应,但她还是别别扭扭地挡了回去。
几板的胶着让丁宁也皱起了眉,「怎么,削球手?但是速度可真够快的啊。真麻烦,打她斜角。」丁宁的进攻正中刘诗雯下怀,快速的打一个旋转的球,丁宁大力的一板,球被磕飞了。
好几个球下去,本以为丁宁会越来越烦,可她却越来越感到丁宁深厚的功底,耐心。甚至因为自己的快攻而打出来的杀气。轮廓清晰的眉峰透出坚定和凌厉,眼神锐利,背后沉淀着稳稳的耐心,面对她如此快速而琐碎的进攻毫无惧意。
突然刘诗雯打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接到的斜角,丁宁却拼尽全力的跑去挑起了球,也摔在了地上。刘诗雯吃惊地看着眼前打球拼命的姑娘,她明知道会摔倒却还要去接……
“有没有伤到啊?脚踝和肌肉都还好吧?”
“没事,我经常会摔倒。”
“那个球接了也不会怎样啊,不要冒着扭伤的危险去接啊。”
“大部分时候可以救,我的对手以为接不到,但我又打回去,她的节奏会被打乱,我就能反攻了,”丁宁看着一脸担心的刘诗雯笑了,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小马尾,「被人关心的感觉这么好啊。」
刘诗雯还在要丁宁好好保护自己,丁宁有一茬没一茬地随口答应着,眼里只有旁边一脸担心的刘诗雯,笑得没心没肺。
结束了训练,教练发话了:“小刘和丁宁住一间宿舍吧,丁宁那个是个双人间,但是因为喜欢大床并到了一起,去吧,以后你俩搭档,生活中多交流也好。”
没人反对,两个人对自己的新室友都还满意,至少在球场上。
*教练神助攻啊~我们的小丁宁和小诗雯要开始同居生涯啦!【也没有】第三发更日常哦,比较甜*

百合文《来咬我啊》丁宁x刘诗雯

最近奥运了嘛,小灯泡看着女乒双打就萌了一对好萌的cp【只是自己这么觉得】,就更了。欢迎捉虫,不喜勿喷蟹蟹(^ω^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走起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。
不记得第一次见着姑娘是什么时候了,只记得那个盛夏,不满20的丁宁结束了上午的训练。在食堂里见到一个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姑娘在吃一道辣菜,筷子准准地夹走里面的肉。圆圆的脸儿还没完全褪去婴儿肥,像一颗饱满的枣儿。
感觉到自己一直被人盯着,姑娘瞪着丁宁,放下了筷子。“盯着我干嘛啊?”丁宁微微笑着看她有点气鼓鼓的不说话,她听见教练叫那姑娘刘诗雯。“你就是丁宁啊,我今天才到的,你一会可以跟我打球吗?”“行,”丁宁端起餐盘,经过她身边时小声说了一句,“小心我给你剃光头。”那姑娘肯定在背后气鼓鼓地瞪她吧,笑意浓浓地勾起嘴角,「今天也是好心情的一天。」
*小灯泡普及:剃光头是指在一局比赛中一分都不给对手,但是出于对对手的尊重,一般都不会这样做,至少要让一个球给对手,小丁宁只是在挑衅,不是真的要剪掉小诗雯的短马尾。*